T157基金网-亿阳-重整求生的亿阳集团:百亿债务压顶,或与上市公司切割 亿阳、

重整求生的亿阳集团:百亿债务压顶,或与上市公司切割 亿阳

发布时间:2019-07-05 06:02:20 来源:新京报HI财经点击 :
亿阳
原文标题:重整求生的亿阳集团:百亿债务压顶,或与上市公司切割
原文发布时间:2019-06-28 08:26:43
原文作者:新京报HI财经。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新京报HI财经】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亿阳

核心提示:

1.亿阳集团破产重整还在进展中。

2.消息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5月31日,亿阳集团申报经核实的债权约为185亿(本息)元。

3.亿阳集团债务缠身,而上市公司亿阳信通资产相对优良且债务相对独立,是利益各方关注的焦点。

4.消息人士提供的材料显示,实控人邓伟计划将资产置入上市公司、合并业务成立新公司上市等。



重整求生的亿阳集团:百亿债务压顶,或与上市公司切割


亿阳集团办公楼外景。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摄

近日,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亿阳集团实际控制人邓伟在结束调查风波后,正计划将资产置入上市公司、合并业务成立新公司上市等。但是,外界对此心存疑虑,认为此举有“画大饼”之嫌。

现在的亿阳集团,正处于破产重整过程中。3月21日,黑龙江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了亿阳集团破产重整一案,并指定黑龙江新时达律师事务所为公司管理人。6月初,亿阳集团破产重整案件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截至2019年5月31日,亿阳集团申报经核实的债权约为185亿(本息)元。

6月25日晚,邓伟通过其亲属回复新京报记者表示,亿阳集团重整还在进展中。因涉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上交所及证监会规定等,望等重整基本完成时再谈。当天,记者还致电亿阳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亿阳信通的证券部,对方表示,关于亿阳集团重整未有新消息通知,上市公司方面没有更多需要披露的内容。

日前,记者探访亿阳集团和亿阳信通的办公地址,办公楼里偶尔有人进进出出。记者随机采访的几位亿阳信通员工表示,经营如常,工资正常发放。还有员工告诉记者,亿阳集团实控人邓伟经常来公司。

亿阳集团债务风波,累及旗下上市公司

6月25日下午,记者来到亿阳集团位于北京西山赢府国际商务中心的办公楼。这栋四层的办公楼由亿阳集团和亿阳信通共用。

重整求生的亿阳集团:百亿债务压顶,或与上市公司切割


亿阳集团办公楼一层大厅。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摄

一楼前台告诉记者,目前亿阳集团与亿阳信通均正常办公。亿阳集团一侧的安保人员称,目前集团还有数百人在此工作。记者问及是否有债权人上门时,该安保人员未予否认,并表示债权人会通过预约来集团。

晚间,记者在办公楼外遇见多位亿阳信通员工,提及亿阳集团的状况,有员工表示近来偶尔遇到过集团员工。也有员工称,集团团队已大多解散。

随机采访的亿阳信通员工均表示,亿阳信通目前如常经营,工资正常发放,其中有员工表示,没听说亿阳信通与集团切割事宜。还有员工告诉记者,邓伟经常来公司,今天(6月25日)上午也来了。

近期以来,亿阳集团和亿阳信通面临困境,不仅背负着较大的债务压力,还受到监管的处罚。

3月24日,亿阳信通曾就控股股东亿阳集团破产重整发布公告称,亿阳集团申请的重整范围不包括上市公司;亿阳集团重整进程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还可能导致债务优先偿还承诺不能实际履行。

就亿阳信通本身而言,业绩的压力也很明显。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12.54亿元,同比下降7.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74亿元,上年同期为-24.8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64.74万元,上年同期为-13.43亿元。

不仅如此,亿阳信通财务报告还因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被出具否定意见。这主要是公司对亿阳集团4.69亿元的其他应收款已全额计提减值准备,但未分析该款项的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并按照应收款项的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低于其账面价值的差额计提坏账准备。此重大缺陷影响财务报表中其他应收款的计价,与之相关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执行失效。

亿阳信通在年报中表示,2017年以来,因为控股股东的债务纠纷,公司涉及多起法律诉讼事项。报告期内,公司已有多个账户被冻结,对以招投标方式进行的业务产生重大影响。公司回款面临巨大压力,现金流极度紧张;另一方面,公司的市场影响力进一步下降,新试点项目难以开展,已有市场份额持续萎缩,公司经营严重受阻,业务大幅下滑。

致同会计师事务所对亿阳信通2018年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审计报告提到,亿阳信通2018年的业绩以及证监会对公司立案调查尚未有最终结论,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证监会对亿阳信通的调查始于2017年12月。其时因亿阳信通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今年5月28日亿阳信通的公告显示,目前证监会调查尚在进行中。

此外,上交所5月24日向亿阳信通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就亿阳集团资金占用情形、公司内控制度整改、经营能力等问题进行说明,于5月31日前回复并披露。目前亿阳信通尚未对该问询函做出回复。

亿阳集团2017年年报至今未披露

亿阳集团成立于1988年。公开资料显示,经过20多年发展,亿阳集团从一个民办研究所,发展成为以IT、能源、资源、新材料和健康产业为主要业务的高科技产业集团。集团办公楼走廊张贴的资料显示,2014年时,亿阳已发展成为销售额和总资产皆过百亿、控股和投资的公司累计纳税过百亿、拥有石油及矿产储量价值过千亿的集团公司。

2017年,亿阳集团还曾入选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7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名第342位。然而,不久之后,亿阳集团就陷入债务和资金危机。一切看似突然,实际上,财报早就透露出一些端倪。

目前,亿阳集团的财务数据仅更新至2017年的半年报。2015-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亿阳集团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19.35亿元、172.24亿元和122.18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6亿元、6.15亿元和1.31亿元,同期的毛利率分别为9.49%、7.82%和4.68%,呈持续下滑趋势。而作为亿阳集团的主营业务,营收占比在90%左右的商品销售业务,其毛利率下滑同样迅速,同期分别为2.28%、2.24%及0.68%。

亿阳集团在2017年半年报中表示,其商品销售业务所涉及的产品主要为大宗商品,该行业毛利率较低,若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出现不利变化,集团贸易业务毛利率有可能进一步降低,从而对集团的偿债能力带来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亿阳集团维持正向营业利润的主要动力是投资收益。数据显示,亿阳集团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投资收益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63.24%、198.08%和176.26%。据东吴证券研报分析,考虑其间费用后,亿阳集团的营业总成本近几年始终高于营业总收入。

早在债务危机爆发前,亿阳集团已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大量质押,2014年起质押比例常年在99%上下。

东吴证券此前在一份研报中分析称,亿阳集团盈利薄弱,毛利率大幅下滑并拖累经营现金流,而在此情况下,亿阳集团仍利用发行公司债所得加大投资;同时,其资产、负债中其他应收款和其他应付款占比较大,可能有他方资金占用的问题,同时也存在着财务质量方面的疑虑。

5月22日,上交所还对亿阳集团予以通报批评,因亿阳集团未按规定履行信用风险管理义务,且未按规定披露定期报告。据了解,亿阳集团未按规定披露2017年年报和2018年半年报,并因未按规定披露2017年年报被上交所采取监管措施,但至今仍未披露。

实控人邓伟曾陷单位行贿案

作为亿阳集团和亿阳信通实控人的邓伟,此前曾陷入单位行贿被协助调查。

亿阳信通2018年年报披露显示,邓伟持有亿阳集团92.2%股权,为亿阳集团和亿阳信通实控人。

公开资料显示,邓伟1963年5月出生,电子工程学学士、工商管理硕士、经济学博士,高级工程师。早年的一篇报道显示,邓伟曾表示要使亿阳成为世界一流的高科技企业,同时他称自己不喜欢冒险,要的是稳健发展的势头,给企业发展制定的原则之一是“不盲目贪大求全”。

重整求生的亿阳集团:百亿债务压顶,或与上市公司切割


亿阳集团实际控制人邓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此后亿阳集团陷入的债务危机,不少评论声音认为与邓伟自身风险有直接关系。

2018年6月30日,亿阳信通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因涉嫌单位(亿阳集团)行贿罪协助调查,不能完全履职。2019年1月24日,亿阳信通公告称,其接到控股股东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通知,涉及邓伟的相关刑事案件已结案,相关刑事处罚措施已执行完毕,邓伟已回到亿阳集团恢复正常履职。

新京报后于2月13日独家报道,亿阳集团邓伟涉嫌单位行贿案将于3月1日上午在上海开庭。该案的原告/上诉人为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邓伟,案由为“涉嫌单位行贿”。

就上述相矛盾的两个事件,亿阳信通2月15日发布澄清公告表示,1月24日披露的《亿阳信通关于重要事项的公告》,由于亿阳集团相关撰写人员失误,导致该表述不完整,该通知中“涉及邓伟先生的相关刑事案件已结案”一句的表述漏掉了“一审”两字,完整表述为“涉及邓伟先生的相关刑事案件一审已结案”,其余表述不变。

亿阳信通称,后续上诉不会对亿阳信通造成影响,不会加重邓伟的刑罚,不会影响邓伟在亿阳集团的正常履职。相关媒体报道的邓伟二审上诉情况不影响公司前期披露内容。邓伟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目前未在公司担任职务。

华创证券在一份复盘债券违约研报中就亿阳集团案例分析称,民企实际控制人影响着公司的日常经营、融资、投资等诸多方面,实际控制人出现风险,会直接导致公司出现资金链断裂、经营困难等一系列情形。一旦实际控制人出事,尤其是出现违法违规等事件,公司会面临经营停滞、融资渠道收窄,资金链紧张,进而出现债券违约。

上市公司成利益各方关注焦点

6月3日,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在亿阳集团召开了破产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有近200家债权人参加。消息人士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5月31日,申报经核实的债权约为185亿(本息)元。

6月25日,记者向亿阳信通与亿阳集团发送了邮件,确认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提及的重整方案与当前重整进展,截至目前未收到回复。

截至2019年3月21日,经初步审计,亿阳集团资产总额为170.12亿元,包括长期资产51.36亿元,流动资产118.76亿元,对外债权102.35亿元,无形资产1.04亿元。

消息人士的资料显示,亿阳集团代表邓伟在债权人会议上汇报了此次破产重组的总体思路,包括将资产置入上市公司、合并业务成立新公司上市等。

其中,亿阳集团计划将海纳医信、慧眼智行等相关资产、业务置入上市公司亿阳信通,尽快提升其盈利水平;将能源(油田)和资源(矿产)资产并入合作伙伴或潜在投资人控股的上市公司,实现资产证券化;将筑路新材料、建筑新材料、石墨系列新材料合并为一个公司,实现亿阳新材料在科创板或主板上市;将在美国取得二级临床的亿阳大健康产业(干细胞)公司在科创板上市。

此外,亿阳集团此次重整拟将投资性资产处置变现,并引入战略投资者投资20亿元,用于解决重整方案的关键障碍,以及亿阳后续经营发展的实质性问题,目前在洽谈的战略投资者中有中植集团等。

记者获悉,目前对亿阳集团的审计评估工作还在进行中,预计7月初左右能完成。但关于亿阳集团重组的内容未获得亿阳集团管理人认可。

6月5日,记者以供应商身份联系了亿阳集团管理人,对方表示亿阳集团仍在重整过程中,债权人会议仅确定了继续经营的情况和确定了成立债权人委员会(简称债委会),至于亿阳大健康公司科创板上市等内容,该管理人称并未听说。

出席了该会议的北京富国天启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方面人士向记者表示,需等亿阳集团具体资产、负债等审计评估确定后,才可能有所谓的重整方案。“需要耐心,不是一蹴而就能解决的”。

关于债委会,记者获得的消息显示,6月3日选举产生的债委会系在亿阳集团管理人和法院监督下,从100多家债权人中选取9名成员产生,其中阜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区支行代表担任债委会主席。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中山证券作为亿阳集团4期债券受托管理人,未能进入债委会的初步候选名单,富国天启资本方面人士说,获得进入债委会资格需获得法律上的授权资质,会议现场管理人亦明确提出了该项要求,“债委会成立是有流程的,肯定不是抽签”。

中山证券5月28日发布的公告称,“截至目前,管理人尚未提供投票、表决议案及相关内容,我司尚未获得债券持有人的明确授权,暂无法行使表决权,我司将进一步和管理人沟通并及时进行信息披露”。6月25日,记者通过电话和邮件联系了中山证券,截至目前未获回复。

6月25日记者致电亿阳集团管理人,对方表示重整进展暂无新消息。对于债委会,对方表示选举产生的债委会还需等法院确认,对方也未透露债委会名单。

虽然亿阳信通之前发公告称,亿阳集团申请的重整范围不包括上市公司,但二者之间的关系仍受关注。面对债务问题,亿阳信通有意对亿阳集团采取法律行动。

因亿阳集团债务纠纷,亿阳信通账户多次遭法院扣划。亿阳信通6月18日公告显示,依据(2019)皖01执165号《执行通知书》,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又从公司账户扣划341.09万元,累计扣划金额为801.49万元。亿阳信通表示,已被扣划金额对公司的当期损益暂无影响,公司将向香港亿阳及控股股东亿阳集团进行追偿。

亿阳信通2018年年报亦披露称,因控股股东亿阳集团的债务纠纷,从法院提供的诉讼文件及控股股东提供的相关文件中发现有公司的担保文件,经查阅相关董事会及股东大会文件,未发现此类担保事项的记录;公司正在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维护公司和股东的合法权益。

6月25日,上述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亿阳集团负债巨大,债权人难免蒙受巨大损失,上市公司亿阳信通资产相对优良且债务相对独立,是目前各方关注的焦点。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编辑 赵泽 校对 薛京宁

记者联系邮箱:zhuyueyi@xjbnews.com


正文完,原文标题:重整求生的亿阳集团:百亿债务压顶,或与上市公司切割
原文发布时间:2019-06-28 08:26:43
原文作者:新京报HI财经。

亿阳 亿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