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57基金网-张红波-张红波 认定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证据是否充分?、张红波

张红波 认定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证据是否充分?

发布时间:2019-10-26 05:59:10 来源:工程案判例研究点击 :
认定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证据是否充分?
本文关键词张红波,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原文标题:认定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证据是否充分?
原文发布时间:2018-11-27 23:14:56
原文作者:工程案判例研究。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获取更多文章
如果您是原文作者,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作者:王道勇 律师 高工 造价师 浙江和义观达律所

一、案例索引

1、最高院《陕西蓝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陕西根本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案号(2018)最高法民申3265号,审判长王云飞,裁判日期二〇一八年七月三十日。

2、二审陕西高院案号为(2017)陕民终1012号(注:裁判文书网找不到判决书)

3、安康中院《陕西根本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陕西蓝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安康市汉滨区第四建筑工程公司、杜增博、张红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案号(2015)安中民三初字第00009号,审判长张玉峰,裁判日期二〇一六年十月十八日。

二、案情简介

案涉凤凰大厦工程,蓝云公司是发包方,汉滨四建中标,蓝云公司与汉滨四建签订施工合同,但未实际履行。张红波与根本公司签订劳务合同,加盖安康市汉滨区四建凤凰大厦项目部印章、杜增波与根本公司签订劳务合同补充合同,加盖安康市汉滨区第四建筑工程公司第十二项目部印章。

原审认定张红波、杜增波所签订的劳务合同和劳务补充合同是代表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蓝云公司不服向最高院申请再审称:蓝云公司主张红波、杜增是案涉凤凰大厦工程的实际承包人,并非是代表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

争议焦点:认定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证据是否充分?

三、最高院裁判摘要

汉滨四建与蓝云公司签订《陕西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并未实际履行合同,各方当事人对此均无异议。从杜增博、张红波与根本公司签订施工合同、补充协议以及与根本公司进行工程款结算等一系列事实可以看出,蓝云公司是借用汉滨四建的资质进行了施工项目的招投标。之后,蓝云公司又安排了涉案工程的发包和施工,通过杜增博、张红波代表蓝云公司将涉案工程实际发包给根本公司施工。蓝云公司主张杜增博、张红波是实际承包人,但是其在原审中并未提交充分的证据证明。蓝云公司在再审中提交了2012年5月27日蓝云公司与杜增博、张红波签订的《陕西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欲证明该二人为涉案工程的实际承包人。该合同在本案诉讼开始之前已经存在,蓝云公司作为该合同签订的一方当事人,理应持有该合同,但其在原一、二审中却未向法院提交。在再审审查阶段虽然提交了该合同,却未说明逾期提交的正当理由。

蓝云公司在申请再审时,提交了一组装订好的一审证据,其中就有此份《陕西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经核实,该合同在一审中已经向法院提交,但当时并没有加盖蓝云公司公章,蓝云公司为了申请再审才在该合同上补盖了公章,并作为新证据提交。其实在2012年,蓝云公司的名称还是汉阴蓝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此,该合同并非新证据,更不足以推翻原判决。即使蓝云公司与杜增博、张红波确实签订了该合同,也没有证据证明该合同已经实际履行,且杜增博、张红波不具备建设工程施工资质,其与蓝云公司即使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也是无效的。所以,根本公司向发包人蓝云公司主张工程款并无不当。而且,在张红波与根本公司签订《凤凰大厦住宅小区工程建筑劳务扩大施工合同》的前一天,即2012年5月31日,根本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根本向蓝云公司法定代表人兰祖建汇款100万元。蓝云公司在再审申请中主张该款项用途是杜增博购买兰祖建私人所有的一些建筑材料和设备,只是款项由李根本代付。由蓝云公司的该陈述亦可知,由于蓝云公司与根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之间存在经济往来,故蓝云公司对涉案项目实际由根本公司施工不可能从始到终不同意也不知情,这一主张不符合常理。综上,原判决认定杜增博、张红波代表蓝云公司将涉案项目发包给根本公司,并不缺乏证据证明。

四、启示与总结

认定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证据是否充分?我查阅了一审判决,根本没有披露相关证据。从一审查明的事实来看,也没有提及张红波、杜增波的具体职务,在“本院认为”部分突然写到“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不知道结论从何而来。二审判决没有找到。

最高院再审审查如此写道“从杜增博、张红波与根本公司签订施工合同、补充协议以及与根本公司进行工程款结算等一系列事实可以看出,蓝云公司是借用汉滨四建的资质进行了施工项目的招投标。之后,蓝云公司又安排了涉案工程的发包和施工,通过杜增博、张红波代表蓝云公司将涉案工程实际发包给根本公司施工”,也没有讲清楚根据什么证据来认定“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

综上,认定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的证据,从判决书披露的情况来看是不充分的。

图片来自网络(朋友圈),图文仅供交流学习,若涉及权属,请通知本人删除:


认定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证据是否充分?




原文标题:认定张红波、杜增波代表了蓝云公司的职务行为证据是否充分?
原文发布时间:2018-11-27 23:14:56
原文作者:工程案判例研究。

本文关键词张红波,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猜你喜欢